筆趣閣 > 太子殿下請君入甕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教育阿蒙

第二百三十四章 教育阿蒙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也許十染并沒有看到自己。薛未這才上前一步。

    裝作不經意的咳嗽了兩聲,引起了十染的注意,他給十染擠眉弄眼是想對她說,蘇喻殿下的心情不太好,讓她不用惹他。

    可是在聽到她的回答后,薛未自己也是有些失望的,顯然十染沒有猜透所以殿下的心思。

    他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瞧著她越瞧越生氣……

    “十染,你怎么這么冥頑不靈了,你難道不知道公子在想什么?”他走到十染身邊,小聲地對她說。

    十染搖了搖頭,“我自然不知道他想什么,只覺得公子最近似乎有些陰晴不定!

    薛未彈了彈十染的額頭,對著她說道“公子不過是擔心你,在河堤上就看著你被人帶走,嚇了一大跳,所以急匆匆的趕回來!”

    十染摸著被彈的發紅的腦的額頭,有些發愣什么“?公子在河堤上看到了我?”

    “對哦,我們剛剛到了河堤的時候,逛了一會兒,便遇到了青無姑娘,青無姑娘說來往人太多把你們沖散了,于是我們便開始找你,誰知只一轉眼你便跟著阿蒙離開了,正巧被我們看到了!”

    “你們既然看到了我怎么不叫我,如果叫了我,我自然會等你們一起走的呀!”

    十染心中有些后悔,看來自己真的應該等等他們再回來。

    哪怕是跟他們會合也好,如今不辭而別的回來了,讓蘇喻擔心。

    聽十染這樣說,薛未便知道十染一定是會錯了意,并解釋道“……公子是因為你跟別人走了才著急的,哪里是在生氣你沒有等他!

    薛未見十染還在發愣,有些埋怨“你還不趕緊送些茶和點心去公子的房中,要不然是低個頭認個錯吧……否則后頭又有咱們好受!

    在他身邊一直沒有發聲的阿蒙發出了疑問“什么叫認個錯?我并不覺得十染哪里做錯了,怎么在你們這邊就受到了這種委屈呢?”

    十染拉了拉阿蒙的衣角,示意他別再說下去。

    可是阿蒙不聽。

    “我倒不清楚,不是都去河堤玩么,有人先去,有人后來,回來早了還得道歉,這個道理我真不懂?”

    薛未一時間也有些尷尬,阿蒙是個特別的人物。

    畢竟他們也曾經共事過一段時間。

    阿蒙的個人能力不錯,只不過天生有反骨,老是和蘇喻殿下對著干。

    日子久了蘇喻殿下也有些煩,不過念在他做事還比較穩重的基礎上也就容忍著他,可是沒想到他居然人又回到了落花樓。

    這件事讓蘇喻殿下還是蠻生氣的,是以在見到的時候,薛未也覺得尷尬的很。

    不知阿蒙再回來是為何。

    面對前主子不尷尬么?

    不過,只要是和主子對著干的,薛未都不怎么待見。

    而且阿蒙這樣說也明顯不把他當做曾經共事的同僚,顯然對他也是不客氣的。

    于是也沒好氣的回答道“我和十染姑娘說話又沒同你說,你插什么嘴?”

    十染實在沒有想到阿蒙就是一個火星,在這里到處點火。

    她趕忙把二人拉開,“好了好了,你們別說了,阿蒙,你既然來了就別管我,我的事你不用管!”

    “可是他欺負你!”

    “你胡說,我哪有!”薛未反駁,“你……”哪里懂公子,只要十染去哄一哄便可以了。

    后半句薛未噎住了,不知該如何說出來。

    阿蒙樂了“怎么,講不出來了……呵呵!

    十染打斷了阿蒙“我畢竟是在公子門下做丫鬟的,端茶倒水也是常有的事,我并不覺得有這么委屈。你別再說了……我不喜歡吵架!”

    說完十染便離開,轉身去了廚房泡了壺新茶,又拿了一點桃酥,要給蘇喻殿下端過去。

    阿蒙委屈巴巴的跟著十染忙來忙去。

    十染有些不耐煩“別跟著我了……”

    “十染,你生氣了?”

    “沒有!”

    “你明明是生氣了!

    十染放下手中的東西,抬眼看著阿蒙,這個比她小幾歲的少年已經長的越來越高了。

    “我沒有生氣,但是我希望你能心平氣和的和大家相處,都是節骨眼上的事,這里的危險你也知道。省點力氣對付別人不好么?”

    “我不過是見不得你被人欺負罷了我見到有人對你不好心中便按耐不住想要發難道這樣也不行嗎?”

    “是的,這樣也不行,哪個人在外面沒有被欺負過呢,而且薛未大哥并沒有欺負他,說的都是實實在在的道理,倘若我不去跟公子解釋的話,他會一直生氣,到時候倒霉的不只是我,還會連累薛未大哥和其他人,那我還不如去說幾句話解釋一番!

    “這種事還需要解釋嗎?”阿蒙有些不甘心的回嘴道。

    “當然需要解釋,而且蘇喻公子是因為擔心我,才這樣生氣的,現在我好好的自然是要跟他說的呀!”

    十染深深的看了一眼阿蒙,繼續說道“我知道你曾經和他鬧過矛盾,但是真的沒有必要因為我同他置氣,公子畢竟是公子,他是主子。你們又不在一條繩子上……沒必要樹敵!

    阿蒙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偷吃了一塊桃酥。

    “嗯……”他含含糊糊的回答。

    十染去蘇喻殿下房中的時候,他還是不客氣的。

    可是蘇喻見十染低眉順眼的樣子,又沒法發火,總覺得心中有一團氣,沒有辦法發泄出來。

    悶悶的,難受。

    就在十染覺得沒什么要說,準備離開的時候,蘇喻又不痛不癢的來了一句“你現在是翅膀硬了,我也管不住你了,倘若你真的要跟阿蒙走,便走吧,我也不留你……”

    這一聽就是氣話。

    本來十染也不予理會,可是話說出來就像潑出去的水,不放在心上是不可能的。

    十染自覺有些心涼,但還是忍著說道“公子渾說什么呢……十染不會離開的!

    蘇喻此刻不想見到她,轉過頭去,也不愿意再同她說話。

    十染覺得心中有委屈,但是一步一步離開前,將心中的話努力說出來。

    可是,說出來之后只覺得自己更加委屈,頓時眼眶中便塞滿了淚水。

    蘇喻見人人久久不動彈,好奇的將目光投了過去,卻正對上十染那淚眼汪汪的眼睛。

    一時間真有些發愣,蘇喻這才軟了一下態度,對著她說道“好了,我不過是問問你,我見到你同阿蒙在一起,以為你要跟他走了!

    十染這才擦了眼淚,有些哽咽地對蘇喻說道“公子怎么能這樣,十染早就和公子表過真心的。卻不想公子總這樣臆測我……”

    說完便退了下去,也不聽蘇喻叫她。

    等她離去,蘇喻也有些后悔。

    還有十染那委屈的模樣和淚眼汪汪的樣子,卻一直印在了蘇喻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不禁讓他有些煩悶。

    他今日去河堤上其實也是為了刺探敵情。

    雖然這幾日他將青松幾近囚禁了在這個客棧,又殺了些他的黨羽,讓他沒有辦法去聯系蘇乾。

    但是蘇乾久久不見探子回來,自然也是疑心重重,于是派了人過來查看的。

    他們那些探子來的速度確實快,讓蘇喻有些措手不及,不過很快他便調整了自己。

    那河堤上,大多數人都各懷鬼胎,他心里也是知道的,去那邊走一遭,不過也是讓那些探子心中有所明白,他還活著,甚至已經到了大夏朝了。

    本想著自己可以瀟灑些時日,卻沒有想到事情來得這樣突然,很快就要兵刃相向了。

    想必不出三五天蘇乾的大隊人馬估計很快就會過來了,他也要立刻調整自己去應對。

    卻沒有想到見到了阿蒙會過來,本來他其實已經拜訪了桃花林的主人。

    見面的時候阿蒙也在,確實讓他驚訝。

    他從來不知道原來落花樓的勢力遍布各個國家,大夏朝居然也有落花樓的基地。

    所以,阿蒙出現在這里也是情有可原。

    只是在見到他帶走十染的時候,心中還是有些不快。

    他不禁有些奇怪,最近自己的情緒控制的不如從前。

    其實他也不知道為什么,在十染這件事上他總是有些沖動,他自知這是不好的,但是每每遇到事情的時候,又按捺不住自己。

    總是做出和預想不一樣的事情來。

    他很惱怒,不想自己變成這樣,而且這樣陌生的樣子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可是不知所措還是不知所措,十染淚眼汪汪的樣子,還是讓他有些后悔不是嗎?

    他想著要不要待會兒找個臺階下。

    正想著的時候,薛未又跑來了,一臉嚴肅的樣子讓他意識到事態可能有些嚴重。

    薛未在他的耳邊低語了幾句話,他頓時變了臉色,他站了起來。

    看來今天這個夜燈是必須要去看的了,說不定還有些精彩。

    不過他還是胸有成竹的,自己現在在這里的人手也是夠用的。
幸运飞艇死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