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百果山莊 > 第254章 釀酒作坊

第254章 釀酒作坊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安北平對此頗為滿意,張春陽卻卻嫌棄有點慢了,正常的家豬,喂養五個月左右,應該有兩百斤左右,這個明顯差了一半。

    安北平聞言笑道“姑父,話不能這樣說,要知道野豬肉的價格可是普通豬肉價格的三到四倍左右,它性價比高啊!

    張春陽一想也是,要是野豬長的和飼料豬速度一樣快,價格還賣那么貴那養豬的人不都一窩蜂跑去養野豬了么

    安北平打開養豬其它的項目看了看,發現有個地圖是空白的,他好奇的問道“姑父,這里怎么沒顯示呢”

    張春陽解釋道“這里本來是方便用戶隨時可以觀察到野豬的行蹤,但是我們養豬場的攝像頭還沒布置完畢,因此暫時還看不到,主要是錢不夠了!

    安北平這才恍然大悟,這還是他當初給張春陽的提議,在采石場安裝攝像頭,可是后來事情太忙,給忘記了。

    “這個想法非常好,可以搞起來,這樣一來,能讓用戶放心購買!

    張春陽嘆氣道“話是這么說,可是錢呢你那邊正在改造果園,聽說要花費一千多萬,現在拿得出錢來改造采石場嗎”

    安北平揉了揉鼻子,這個問題的確有點尷尬,唉,沒錢沒話語權啊。

    安玉珠瞪了老公一眼,冷哼道“今年沒錢不知道明年再搞嗎又不急在這一時半會。等明年賣幾只野豬,這錢不就有了么。我已經打聽過了,現在市場上野豬肉的價格普遍都在八十塊錢以上!

    真要按這樣說的話,一頭野豬養個一年時間,差不多能達到一百五十斤左右,差不多一頭野豬可以賣個一萬多塊錢,賣個一百頭,就有一百多萬了。

    以采石場目前野豬存欄的規模來看,一年一百頭野豬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三人暢想一下未來,又充滿了干勁,張春陽尋思著再買個十頭母豬,讓養豬場母豬的規模達到四十頭左右,這樣一年下來,野豬出生可以在四百頭左右,整個采石場豬群的規模在五百頭,差不多就能達到極限。

    安北平想了想,也答應下來,經過大半年時間的改造,采石場里面的牧草生長的非常茂盛,另外也有繼續承包一些荒山種植紅薯和玉米等農作物,不愁飼料跟不上。

    三人邊聊邊走,來到了山坡上的葡萄園,好在這里斜坡比較高,那些野豬無法抵達,要不然安北平種植的這些葡萄就全部都得被野豬給禍害。

    安北平看到平整的牧草地,說道“呦,看來這里的牧草割得很勤快啊!

    張春陽附和道“那是自然,要不然每個月花五六千塊錢招的兩個員工干嘛用的就是負責打理野豬食材的!

    其實在養豬場上班,還是挺輕松的,除了割草喂豬,就是在采石場外面的荒山種植紅薯和玉米,也不用話費農藥,全憑老天收成,其它時間,他們還能兼顧一下自己地里的活,別的不好說,至少自己家里吃的足夠。

    安北平順著整理好的壟溝來到一棵結滿葡萄的葡萄樹下,只見那一串串的葡萄非常飽滿,表皮還有一層白霜。

    安北平伸手摘了一串下來,左手提著,右手在上面摘了一顆葡萄,隨手揉了揉,搓去白霜,直接放入嘴里。

    他的葡萄園里的葡萄沒有打過農藥,也沒有用過化肥,頂多施了一些有機肥和農家肥,所以可以放心大膽的吃。

    安北平一口咬下去,汁水在口腔里迸裂開來,水分挺足,但是甜味的確不是很夠,還帶著點微酸。

    他搖了搖頭,張嘴把葡萄皮和籽吐了出來,苦笑道“這葡萄果然不是很好吃,也不知道是還沒完全成熟,還是怎么回事,估計還得再過幾天!

    至于釀酒的話,安北平手上也沒工具,采購起來也需要一段時間,正好再等等。

    從采石場離開,安北平回到自己的老屋,拿出自己的筆記本電腦,開始在網上搜索釀造葡萄酒需要的工具。

    一般來說,個人家庭想要釀造葡萄酒,需要釀酒的容器,像玻璃大口瓶、瓷罐、陶罐都可以,當然最好的是橡木桶,千萬不能用塑料容器。

    不過這種方式,只能少量進行釀造,大約就釀造個十幾斤左右,挺方便,一旦數量過大,就搞不過來。

    尤其是像安北平這樣,種植好幾十畝地的葡萄園,差不多要用小作坊式的釀酒方式,才能忙的過來。

    如果是小作坊式的釀酒設備,就需要更多的機器設備了,包括葡萄清洗機、除梗機、粉碎機、壓榨機、發酵罐、過濾機等前期設備。

    中期還需要打酒泵,無菌灌裝機整套,包括洗瓶機、自動調節定量灌裝機、貼標機、打塞機、噴碼機等等。

    后續還需要包裝機、堆跺液壓車等,一整套算下來,這價格可不便宜,最少得五六十萬,好一些的超過百萬了。

    安北平眉頭微皺,看著網上的評論,琢磨著自己是手動慢慢釀呢還是買個設備一步到位

    想了想,安北平還是決定一步到位好了,順便再修建一個酒窖,就當弄一個釀酒作坊好了,反正自己以后都是要釀造百果酒的,遲建不如早建,早點釀造出葡萄酒還可以早些享受。

    只是這釀酒設備繁復多雜,安北平又不懂這些,萬一買到假貨或者質量不好的,那就麻煩了。

    忽然安北平心中一動,想到章鈞豪,他家里就是從事酒業制造的公司,相比對這個很熟悉。

    于是安北平給章鈞豪打了一個電話過去,這時才早上十一點左右,章鈞豪還在上班,接到安北平的電話,他笑呵呵說道“北平,你到家了”

    安北平道“昨天下午就已經回來了,豪哥,我找你問個事!

    章鈞豪道“你說,我聽著呢!

    安北平于是把自己想修建一座釀酒小作坊的事情和他簡單講述一下,問道“豪哥,你知道哪里有便宜點,質量還不錯的釀酒設備嗎”

    章鈞豪沉吟幾秒,問道“你是打算買全新的,還是二手的設備也行”

    安北平道“我無所謂,沒有特別要求,只要不耽誤使用就行!

    章鈞豪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正好我們酒業集團要更換一批釀酒設備,其中就有一套小型釀造葡萄酒的機器,你如果要的話,我可以三折優惠處理給你!

    “當初購買的時候一共花了七十萬,用了還不到三年,現在擴大規模,小型設備已經用不上了,正打算對外出售,如果你要的話,算你二十萬就行了,要嗎”

    安北平問道“這些機器都是好的嗎”

    章鈞豪道“都是好的,有差不多八成新,現在還在使用著,如果你想要的話,大概還得等半個多月!

    安北平道“既然如此,那我要了,不過你得派人過來指導我使用,要不然我不會用啊!

    章鈞豪笑道“這個無妨,到時候我親自過去指導你都行,正好去你那旅游一番,早就聽詩雅說你們那風景不錯!

    安北平也跟著笑起來“行,只要豪哥你過來,保證招待你賓至如歸,保管你樂不思蜀。對了,我打算修建一個小的釀酒作坊和酒窖,你有什么好的建議沒”

    章鈞豪道“這個我還真沒什么好的建議,要知道我們這都是大的釀酒廠,以前那種小作坊早過時了。不過如果你要的話,我倒是可是給你找幾套圖紙,你自己參考一下,有看上的就找圖紙修建就好了!

    安北平欣喜道“那真是太感謝你了,等你過來我請你吃烤全羊!

    掛了電話,過了十幾分鐘,章鈞豪用微信給他發了一個壓縮文檔過來。

    安北平解壓開來一看,里面有十幾張小型釀酒作坊的圖紙,他從中間挑選一張自己比較喜歡的圖紙,發給劉印雪,問道

    “劉總,請問你們建筑隊可以建造這種釀酒作坊嗎”

    劉印雪最近一個多月一直在崖底村,監督安北平果園改造工作,閑暇之余也去找堂弟聊聊天。

    這段時間打交道下來,彼此之間印象都還不錯,這其中可能和安北平這里好吃的東西太多有關,安北平在家里做飯,弄到點什么好的食材,都會喊劉印雪來吃飯,一來二去,兩人也算頗為聊得來的朋友。

    前段時間因為安北平不在家,劉印雪也回了一趟省城,接到安北平的微信,她打開圖紙看了一眼,立刻回復道

    “沒問題,這個很簡單,給我們十天半個月就可以修建完成!

    安北平“那你給我報個價,另外再安排一下立刻幫我修建起來,我急著用!

    劉印雪笑道“沒問題,你給個兩萬塊錢就好了,我找人給你趕工,保證在半個月內完整交付你使用!

    對劉氏建工來說,這種小作坊平時都根本瞧不上,要不是因為安北平是她頗為聊得來的合作伙伴,她根本就不會接這樣的活。

    安北平也沒猶豫,當即就給她轉了兩萬塊錢過去,讓她盡快派人過來。

    其實如果不是趕工程,安北平完全可以叫他大姑父李常洪承接這個工程。

    可是章鈞豪那邊說大概半個月左右就會把釀酒設備運送過來,安北平就要提前完成釀酒作坊建造,否則那些設備運送過來放哪

    掛了電話,安北平眼瞅時間不早,收拾收拾準備做午飯,他沒準備給自己弄多復雜,直接煮了碗西紅柿雞蛋面。

    至于說包子和小貍,這兩家伙根本餓不著,因為最近幾個月一直忙著采摘水果,果園招了很多臨時工,中午要免費一頓飯。

    安北平就請楊嬸中午幫忙做飯,至于菜也很簡單,都是他后院菜園子里的蔬菜,加上果園里自己養的雞或者是魚,要不隔三差五去新合村農貿市場買點豬肉,中午一餐飯是做得無比豐盛和美味。

    包子和小貍就一起去混飯吃,根本餓不著,唯一驕傲的就是大金,它從來不屑于和他們一起吃飯,都是自己飛到山林里解決問題。

    原本安北平中午也可以過去混頓飯吃,不過他不適應那樣的環境,去了之后讓大伙都不自在,還不如不去。

    吃完面條,刷鍋洗碗,安北平搬了張躺椅到院子的柚子樹下納涼。

    剛睡了沒一會,他就被電話吵醒,拿起手機一看,居然是劉印雪的來電,一問才知道,她已經通知一支工程隊伍過來了,問他打算把釀酒作坊修建在哪

    安北平頓時一愣,愕然道“你不是說你回省城了嗎怎么那么快就趕過來了”

    劉印雪道“我人還沒過來,不過正在路上,大概還有一個多小時就到了。正好你運氣不錯,在你們河川市有一支工程隊伍結束手上的活,我就讓他們先來報道!

    原來如此,不過由此安北平也看出來,劉印雪真的對自己挺看重的。

    等了一個多小時,安北平總算又見到了劉印雪,兩人也沒多寒暄,安北平直接帶著他去到隔壁一座廢棄的宅基地,告知劉印雪在這里修建作坊。

    這座廢棄的宅基地離安北平老屋不遠,走路也就兩三分鐘,而且這里還是荒山,不是耕地所在,安北平前段時間已經和冷曉雪以及劉承政溝通過了,可是隨意使用這些宅基地。

    當然了,這其中有一個要求,那就是安北平只有這些宅基地的使用權,而沒有所有權,并且他還得花錢租下這些宅基地。

    好在這荒廢的宅基地也不貴,一年也才三四千塊錢,安北平根本不在乎,直接把附近五六塊宅基地一起租了下來,到時候等有錢了再把自己老屋改造成園林。

    而且安北平租的時間都很長,最低都是三十年,到期后自己還有優先續租權。

    劉印雪招呼過來一個工頭,把安北平發給自己的圖紙轉發給了他,讓他安排建筑工人盡快開工,爭取半個月之內,完成釀酒作坊的建造。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的百果山莊》,“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幸运飞艇死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