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駙馬乃紅顏 > 第24章 無字之書

第24章 無字之書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李連福”

    “老奴在”

    “你說這師中泰到底是個怎么樣的人呢?”

    想起方才師中泰說的那些話,明正皇上眼神帶著些迷惑,“朕本來以為他是個講義氣,有情有義的楊二郎,可聽方才之言。”

    明正皇上聲音滯了滯,聽了許久才冷冷道,“那可一點兒也不像是一個少年說出來的話,更像是一個老謀深算的老狐貍。”

    老謀深算?

    李連福心頭一跳,這個詞用在這里褒貶不定,他一時倒也不敢隨意評價。

    “師大人說的那些話,老奴,老奴倒是聽的不是很懂。”

    “不懂?”

    明正皇上不明深意的笑了笑,看向李連福笑問道,“你會不懂?呵呵”

    聞聽此言,李連福半躬著將身子壓得更低了。

    五更閻王。

    “大人蒞臨小店,不知是?”

    進門師中泰首先朝著坐堂的房間看了看,見伙計臉色發白,嘴唇不住的在打哆嗦,用手示意那伙計不要緊張,溫聲笑著問道,“沈大夫不在嗎?”

    “大人是找沈大夫啊。”

    伙計微微松了口氣,指著后院道,“沈大夫在,在后院。”

    “哦”

    點了點頭,師中泰臉上笑容更濃了,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后院的方向,問道,“我能去后院看看嗎?”

    “前段時間我生了病,是沈大夫去我府上給我治的,這幾日突然覺得還有些不舒服,今日便想著過來見沈大夫,問一下看是否是之前的藥方有什么問題。”

    聽到師中泰是為了看病前來,伙計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氣,“哦,大人原來是要看病啊,要不大人在這坐,小的進去幫您叫一下沈大夫。”

    “不用不用,我只是簡單的問幾個問題便好,就不勞沈大夫跑來跑去的,我過去見她便是了。”

    用手示意伙計不用,師中泰擺了擺手,朝著后院走了進去。

    上一次接到苑伊雪的時候師中泰來過后院,那次是為了換衣服,不過因為是晚上,所以師中泰并沒有看清后院到底是個什么模樣。

    穿過過堂門,是一個窄窄的小巷子,三五步的距離巷子便走完了,巷子外面是環廊,是木頭架子建造成的,環廊上面爬著灰色葉子的爬山虎,爬山虎繞著環廊的架子從上至下,倒是將整個小院裝飾的很是漂亮寧靜。

    院子里橫豎擺放著數十個藥架子,而藥架子的正中央自己要找的沈大夫便在其中,不過此時一身白色衣裙的沈大夫正背著自己,蹲著身子在木匾筐中篩揀著什么。

    “誰?”

    聽到身后的腳步聲,沈南星突然警醒,轉過身看到站在環廊下的師中泰,好看的眉毛皺成了一條細線。

    “你來這里做什么?”

    見到來人是師中泰,沈南星同時也暗松一口氣,轉過身子繼續蹲下來篩揀藥草,“若是師大人是來看病的,還請去前堂等著,后院非小店的人是不能隨便進來的。”

    “師某此次前來,是為了感謝上次沈大夫的救命之恩。”

    見沈大夫沒給自己一個好臉色,師中泰悻悻的撇了撇嘴巴,心道自己人緣怎么就這么差勁,連個大夫都打不好關系。

    本來也不打算去嚇唬別人,更不知道該如何主動開口說話,現在正好被沈南星發現,師中泰倒也少了一點兒心煩。

    “感謝我?”

    沈南星一時覺得好笑,淡淡道,“若是師大人真的感謝我的話,那為何前幾次小女子救你身邊的女子之時,不見師大人主動前來謝我呢。”

    “現在小女子去醫治師大人,師大人反倒是親自來小店感謝小女子,看來師大人倒是對自己挺在乎的嘛。”

    額

    師中泰腦門上一黑,自己這簡直就是找抽,明知道這個沈大夫不能隨便惹,可自己卻傻了吧唧的非要過來。

    “呵呵,沈大夫真會開玩笑。”

    “師大人覺得好笑嗎?小女子可不是在說笑話。”

    我擦,這姑娘,簡直了,嘴巴就跟長了刀子似得,一針針的,疼啊。

    走到沈大夫的身邊,看她木匾筐里還有很多藥草,便主動蹲了下來,學著她的樣子準備幫她篩揀,可藥草拿在手中別無二樣,但沈大夫卻是一手放在籮筐中,一手放在木匾筐里,還有少許發黑的草葉是另放在一邊兒的。

    一時搞不懂,師中泰不由得定了定,抬頭去看對面的沈大夫,只見她對自己的動作視若無睹,更是連眼睛都不眨動一下,師中泰眉頭輕輕的皺了起來,心道這小妞是冰山嗎,咋個就沒有一點反應呢。

    擦,你不管我我就不會分了嗎,真是的,我就不信你這小丫頭不開口。

    沈南星不理自己,師中泰索性放開了不管,學著沈南星篩揀的樣子,拿起木匾筐中的藥草隨意看了看,直接扔在了旁邊的籮筐中,又撿起一個明顯不一樣的,也跟著扔了進去。

    “你做什么?”

    恨恨的睹了師中泰一眼,沈南星將師中泰扔的兩棵藥草撿了出來,直接放在了木匾筐里,嘴上冷冷道,“我這里不需要師大人幫忙,還請師大人離開這里,多謝。”

    “你看這藥草有這么多,我一個大男人怎么能光看著你呢,還是來幫幫你比較好。”

    “你懂藥草嗎?”

    “我不懂,可是你可以教我啊。”說的話師中泰很是理直氣壯,接著笑著道,“不過是分揀一下藥草,應該不會很難吧?”

    “師大人寒窗苦讀十年,那小女子敢請問,識字簡單嗎?”

    識字,簡單吧應該算是。

    不等師中泰開口回答,沈南星便接著自顧自的說道,“學醫第一步,要先學識字,識字之后開始學習辨別藥草,圖紙上的藥草只是紙上談兵,只有一株株的采到,才是真正的學有小成,可這就需要至少五年的時間。可學醫并不是簡單的認識藥草這般簡單,還要學著如何觀察病人,知道如何對癥下藥。”

    “一種病有千萬種的表現形式,就拿風寒來說吧,體表內熱,是陰氣纏身,屬于熱毒風寒。可體熱內冷,是陽氣過盛,屬于寒毒侵身,但是風寒又不能單獨僅僅憑借這兩種情況來斷定。望聞問切,是一種方法,更是一種蹊徑,可有時有字之書不如無字之書。”

    。
幸运飞艇死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