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龍象帝尊 > 第七百九十章 死要錢的救援者

第七百九十章 死要錢的救援者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情況比方痕想象的還要麻煩一些,幾人在古堡之中堅持了兩天時間一直到方痕已經失去所有耐心準備直接把所有恐蝎干掉弄點大動靜看看有沒有什么結果的時候,終于在遠處看到了一縷煙塵。

    然后就是數十騎人影迅速的出現在視線之中。

    這些人騎著風暴沙海特有的黑色馱獸,身披黑色的防風長袍,若是眼神不夠好的話根本不可能在一片黑色的沙漠之中發現這些家伙。

    這些人來到近處之后也被如此大規模的恐蝎數量給嚇了一跳,全體人員在恐蝎群外圍百米的位置停了下來,似乎在猶豫到底要不要繼續前進,在他們看來不管是誰被這么多恐蝎給圍上那也是尸骨無存的后果。

    但很快他們就發現了仙奴兒丟出去的鳳凰火信號,在一番討論之后他們開始在身上倒一種特殊的藥汁,然后分出一部分人跳下馱獸走進了恐蝎群之中。

    “那是專門對付恐蝎的藥水,可以讓恐蝎回避他們,只要他們不主動不作死的去主動攻擊恐蝎那就是安全的,不過這種藥水的有效時間不長,我記得應該是兩刻鐘!”君志平立刻向方痕介紹起來。

    此時的他也幻化出一套黑色的防風外套,完全就是一副風暴沙海的標準打扮,同樣打扮的還有仙奴兒以及柳雪姬,反倒是方痕依然是一身青袍,一副外來人的模樣。

    很快來者穿過了厚達百米的恐蝎群來到了水晶屏障的前面有些發呆的看著這個擋住了所有恐蝎的東西,然后一個矮小的身影開口了,道“你們被困住了嗎?”

    方痕臉上的表情在對方靠近的時候就在調整,等到對方來到近前開口的時候他已經變成了一副余驚未退的模樣,道“天啊,感謝所有可以感謝的,終于有人來救我們了,我們是外來的,但不知道怎么就迷路到了這里,本以為這個廢舊的古堡可以給我們提供一點點庇護卻不曾想會出現如此多的蝎子,如果不是家中先輩留下來的防御靈器的話我們現在早就成一堆枯骨了。”

    矮小身影身邊另一人沙啞的笑了起來,道“恐蝎的毒液會連骨頭一起腐蝕掉,所以你什么都不會留下!”

    方痕臉上的表情適時的露出驚懼的樣子,道“天啊,那可真是太可怕了,那么你們應該是來救我們的吧?我來這里之前聽曾經生活在這里的一個朋友說遇到困難的時候使用沙響炮就可以得到支援!”

    這也就是為什么方痕他們要等支援的原因,在被恐蝎圍住的時候他們就使用了特殊的沙響炮,這東西可以把信號傳出百里范圍,根據風暴沙海的規矩只要看到了沙響炮就一定要前去支援,如果沒有支援的能力也要放出沙響炮將消息給傳到更遠的地方去。

    理論上,哪怕在風暴沙海最荒涼的地方也最多需要五個沙響炮就可以把求援信號給傳到有能力求援的地方。

    風暴沙海的環境極為惡劣,哪怕是真人境在這里也有可能會遇到難以解決的麻煩,因此生活在這里的修士們才立下了這種互相求援的規矩,畢竟誰也不能保證自己不會遇到麻煩,誰也不想自己遇到麻煩的時候根本無人理會。

    矮小身影拉開了頭上的斗篷,露出一張帶著風塵但還算清秀的臉,居然是一個少女,看上去還不到雙十之歲。

    少女的皮膚帶著風暴沙海居民特有的那種粗糲感,但雙眼有神,眉目之間也算是可人,她直勾勾的看著方痕,然后目光落到另外三人身上,道“你們三個可真不像是一起行動的人啊!”

    方痕一攤手,道“我的防沙袍在之前遇到襲擊的時候破了,實在是找不到可用之物!”

    少女揚了揚眉,道“我得知道你們是什么人!”

    方痕道“當然,在下方有為,這位是在下的妻子雪華,這是在下的妹妹方仙兒,這位是在下的朋友路不平!”這家伙張口就來,而且直接就把之前眾人商量好的名字全都換了。

    柳雪姬和仙奴兒當然沒什么意見,倒是一旁的君志平一個白眼都要翻到頭頂了,還好有兜帽擋著。

    等到方痕介紹完了其他三人也都拉下了兜帽,三人現在外貌自然都不是本來的樣子,柳雪姬和仙奴兒的容貌是被小蛇芳兒改變過的,而君志平作為高階器靈改變外貌也是平常手段。

    少女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幾人然后搖搖頭,道“你們身上一點風沙都沒有,根本不像是被困在這里的……不過無所謂了,只要你們可以給錢就行,我們可是跑了很遠才趕過來,而且用了很多避蝎藥,這東西現在可是相當昂貴的。”

    君志平皺了一下眉,想要說避蝎藥在風暴沙海就是尋常之物,根本不值錢,但最終他還是什么也沒說,目前的情況很不正常所以還是靜觀其變的好。

    方痕攤開雙手,道“不知道姑娘想要什么報酬?靈石?元晶?還是藥材?在下并非富裕之人,但想來一點酬勞還是能付得起的!”

    “每個人一顆二階元晶!”少女伸出手指頭比劃了一下,道“這只是把你們帶出這個蝎群的價格,如果你們想要我們護送你們到有人的地方,那每人一顆三階元晶,如果你們想要到我們住的地方,每人一顆四階元晶。”

    這個價格翻倍的讓人心驚肉跳,雖然對方痕來說這些都是可以支付的,但很顯然這個價格遠遠的超出風暴沙海的規矩。

    君志平終于還是忍不住開口了,道“姑娘這未免太過了吧?風暴沙海的規矩什么時候變得如此坐地起價了?你開的最低的價格都足夠把我們送到任何一個居住區了!”

    少女哈哈一笑,道“不干?那就沒什么好談的了!兄弟們我們走!”她說著就一擺手,一副當家大姐頭的氣度。

    方痕擺手讓君志平稍安勿躁,然后才笑瞇瞇的叫住少女,道“姑娘開的價格在下可以接受,不過是否可以在離開這個蝎群之后再給在下好好解釋一下這風暴沙海到底為什么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少女哂然一笑,道“想知道?可以啊!一顆二階元晶!”

    死要錢到這個地步也是讓人欽佩。

    。
幸运飞艇死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