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是系統管理員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兩炷香!兩炷香!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兩炷香!兩炷香!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 】,精彩小說免費閱讀!

    面對爆種的莫北亭,鄭飛躍能頂住嗎?

    一枚神刀符最先飛來,符箓幻化的刀身上,刀芒閃爍,霸道十足。

    它霸道,鄭飛躍的棍子更霸道。

    神刀剛接觸到棍影,便好像是疾飛的鳥兒撞上鋼鐵巨獸,當場粉身碎骨,最后化作殘破的符屑灑下。

    神刀符后,是索命符。

    此符不如神刀、大劍符那般以殺傷力著稱,主要功能是困敵,而且身為高精尖的一員,自然有它的獨到之處。

    長索如楊柳擺動,竟神奇的繞過獨秀棍,纏繞在鄭飛躍的手臂之上。

    漫天棍影為之一滯!

    莫北亭抓住機會,手臂高抬,發出厲嘯之聲。

    三張獸魂符齊齊爆開,只聽得虎嘯蛟吟猿啼,空中多了一虎一蛟一猿的兇獸,均是返虛后期實力,向鄭飛躍包夾而去。

    崩!

    鄭飛躍咬牙,催動魔氣掙斷手上長索,此時三獸兇魂已至,猿啼大作,令人神智發昏。

    “死!”

    鄭飛躍低吼,魔氣沖天而去,轉身擰腰,獨秀棍如游龍搗出,將正面的猿類兇魂擊潰。

    呼~

    一股陰風襲來,那只蛟魂不知從哪里摸了上來,蛟影閃爍,便纏在鄭飛躍身上,緊接著,虎魂一躍而至,將鄭飛躍狠狠撲倒在地。

    金色長棍脫手,滑落一邊。

    “不好!”

    “魔頭不過是返虛初期,終究抵不過三只返虛后期的獸魂!

    “讓我們一起為這位魔頭加油吧!”

    “天道在上,愿魔頭早日戰勝頑敵!

    “厚土在下,愿這世間再沒有倚強凌弱、以多欺少!

    “公道在中間,愿……”

    散修中也是人才輩出,變著花樣喊口號,一來是挺鄭飛躍,二來也是想好好臊臊三大宗門的人。

    一名維持秩序的寒星宮女弟子聽不去了,安耐不住內心,對著他們大喊道“太過分了,們還要一點臉面嗎?!”

    殊不知,就有人等著她發話呢。

    “們三大宗門幾百名高手,車輪戰人家一個,跟我們說臉面?”

    “哈哈,好大的臉面!”

    “好臉面!”

    那名寒星宮女弟子,被頂了個滿臉通紅,只得找自己的領導求援,從“引雷手”位置上退下來的候小柔。

    候小柔白衣飄飄,話語雖輕,卻振聾發聵“自古正邪不兩立,魔頭手段兇殘,自然是無所不用其極。諸位,們的祖輩,也曾被魔孽屠殺過,莫要因一時口舌之利,忘了自己的根本!

    美女講話,特別這個美女還是大修士,說服力總是強那么一些。

    散修們不敢直視她,只能低下頭小聲嘟囔。

    觀禮席上。

    酒道人一邊給自己的愛徒“喂食,”一邊笑道“明月師妹,的這個徒兒,實力一流,心性絕佳,未來必定是我正道的中流砥柱啊!

    “正義盟正廣邀天下良才,不如讓候小柔入盟謀個差事,如何?”白面書生更直接,當場拋出了橄欖枝。

    明月哈哈笑道“酒師兄,書生大人,小柔可是我最疼愛的弟子,未來寒星宮也要交到她的手上,們就別想挖墻腳了!

    大佬們均是笑了起來。

    氣氛一片和諧。

    而在斬魔臺上,卻是慘烈的廝殺。

    鄭飛躍被兩只獸魂撲倒在地,這獸魂不吃血肉,不啃筋骨,竟專門吞噬他身上的魔氣,幾番撕咬下來,鄭飛躍的抵抗越來越微弱。

    莫北亭眼中精光爆射。

    剩余的“高精尖”符箓,刀槍劍斧、勾枷錘索,一股腦落在鄭飛躍身上。

    噗噗噗!

    鄭飛躍的身體凌空而起,如同篩子一般抖動起來,最后直接飛出結界之外,撞在了囚籠之上。

    囚籠里的黑紗,一把扶住鄭飛躍的身軀,顫抖的手撫過那密密麻麻的傷口,顫聲道“救人,救人,快救人!”

    誰來救?

    斬魔臺上,除了黑紗自己,全是想要鄭飛躍死的。

    斬魔臺下,端坐于觀禮席上的大佬們,吃著靈果、喝著靈茶,嘴角掛著愜意地笑,仿佛在欣賞世間最好的美景。

    觀禮席后,散修們沉默不語。

    他們耍耍嘴皮子還行,可真要沖上斬魔臺救人,有心無力!

    “多……多久了?”

    鄭飛躍握著黑紗的手,牙間全是血。

    黑蛇知道他問的是什么,可正因為知道,她的內心才無比絕望,往日一閉眼就能過去的兩個時辰,如今卻是那么漫長。

    “多久了?”

    鄭飛躍還在問,很執著。

    黑紗放聲大哭“兩……兩炷香!

    一天十二時辰,一時辰四刻,一刻三盞茶,一茶兩炷香。

    兩炷香,便是一盞茶時間,三分之一刻,十二分之一時辰,任務目標的四十八分之一,可鄭飛躍已經撐不住了。

    鄭飛躍伸出血手,擦拭著黑紗的眼淚,血中含笑,令人觸目驚心“別哭,千萬別哭,這里人雖多,除了我,沒人心疼,可我沒時間心疼了,我還要再撐四十八個兩炷香!

    “我心疼!”

    黑紗雙眼含淚,盡顯心疼之色。

    鄭飛躍咧嘴笑了“出來混的,今天我砍他,明天砍我,后天又有別人來砍,有什么心疼的?扶我起來,我還能再撐一會兒!

    “撐不住了!”

    黑紗露出一個凄婉的笑容,突然將皓腕防在嘴邊,用力咬破!

    鮮血涌出,香氣逼人!

    鄭飛躍雙眼圓睜,體內的那股躁動,那股對鮮血的渴望,一股腦爆發開來。

    黑紗將手腕放到鄭飛躍嘴里,笑道“兩個人的事情,怎么能讓一個人來抗?吸吧,就算把全部的鮮血給,我也心甘情愿!

    鄭飛躍瞪著眼睛,拼命去推黑紗,可他的嘴巴,卻牢牢地套在黑紗的手腕上,大口大口地吞咽著。

    咚!

    咚咚!

    咚咚咚!

    每一口吞咽,都令鄭飛躍焦慮若狂,可他控制不住,他的身體需要這些鮮血。

    黑紗通體僵硬,臉色越發蒼白,和之前的厲云一模一樣。

    “咔嚓,咔嚓!

    鄭飛躍不惜以“擰斷自己脖子”的力氣,終于在千鈞一發之際,硬生生扭過腦袋,將黑紗的皓腕狠狠推開。

    黑紗靠在籠邊,全身虛弱,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刺啦!

    鄭飛躍撕碎衣袍,替她包扎傷口,然后將一顆補充氣血的丹藥放在她嘴里。

    黑紗喃喃道“一起,一起撐下去!”

    鄭飛躍點頭。

    心上人的血,很不凡。

    修為返虛中期
幸运飞艇死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