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萬年歸來 > 第1455章 大戰古妖深淵,姜天的危局

第1455章 大戰古妖深淵,姜天的危局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前輩!”

    “主公!”

    敖嬌和齊立綺,都花容失色,驚叫出聲。

    “不好!”

    連白澤、踏空、冥河等人,也臉色狂變。

    “合而殺之!”

    大黑狗氣得眼睛都變得猩紅,這次并未膽怯,想為姜天報仇。

    自他跟隨姜天那天起,從未見過姜天吃過這么大的虧。此刻,他是恨極了鬼狼,恨不得把鬼狼給嚼碎了。

    “一只小烏鴉而已,有什么可怕的。拍翻他!”

    白澤爆發法相,想要迎擊鬼狼。

    “只會卑鄙偷襲,今日必斬殺之!”

    敖嬌和立綺公主,也各自激發血脈,爆發法相。

    “呵呵,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鬼狼面色陰沉,很是歹毒與無情,刺空刀出手,直取敖嬌和立綺公主。

    “嗡!”

    地一聲震顫,一處空間好像被打開了般,一只神駿威武的鯤鵬,巨翅遮天,仿佛能橫擊三千世界般,憑空而來。將敖嬌和齊立綺抓起,轉眼間消失不見。

    二女剛剛所立之地,頓時被刺空刀刺出一個長度超過二十公里的巨大裂痕,猶如東非大峽谷般,觸目驚心。

    如此詭異的事情,讓眾人都大吃一驚,連吳書劍都露出震撼之色,二女怎么突然消失了,那鯤鵬竟然能夠破開空間!

    轟隆一聲!

    亂石穿空,泥土飛揚,姜天沖天而起,他的胸口出現一個觸目驚心的刺洞!

    這刺洞,連臟器都清晰可見,周圍有火焰繚繞,神血彌漫,這對很多修士來說,已經可以說是致命傷了。

    但姜天依舊戰意高昂,殺氣滔滔,臉色也是很閑定與安然,甚至帶著淡淡的輕蔑!

    “太初前輩!”

    到了這會兒,眾人都震撼了。

    且不說這場戰斗,到底結果如何,姜天能夠堅持到現在,已經是奇跡了,已經足以傲世天下了!

    “好可惡的家伙!好像蟑螂一般,又臟,又頑強!”

    鬼狼都露出一抹憤怒之色,眼神兇戾若擇人而噬的惡狼般,這樣的結果,是他沒有想到的。

    他原本以為,他只要出手,一刀就能料理了姜天。此刻,他感覺他仙墟刺客三巨頭的威嚴,被姜天踩在腳下,尸骨無存。

    “你已經多少機會了!”

    姜天朱雀神體傷口處,有火焰吞吐,迅速將刺空刀的刀痕瓦解,那些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

    他哪怕處于下風,依舊沒有絲毫慌亂之感,更不會顯得狼狽,而是很強勢、閑定與悠然,猶如智珠在握般。

    “鬼狼,我知道,你曾經被墟皇鎮壓,甚至與他有著血海深仇。與我握手言和,一起去墟皇殿找墟皇那老賊問個公道!”

    姜天此語一出,不少遠遠觀瞧,神識關注的上界修士,都險些笑噴了。

    “這廝,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不知死活!死到臨頭,竟然還想煽動鬼狼,他的腦袋是什么做的?”

    “被鬼狼壓著打,毫無還手之力,還敢叫囂!”

    “豈不知鬼狼已經是半步化神,再手持道器,完全可以數次爆發化神之威?峙率畟呼吸之內,他姜太初就將身隕道消,還敢說這胡話!”

    “下界生靈就是愚昧,或許,他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道器吧!”

    “他那叫下界嗎?他在的地球界,那是荒涼廢土,他這樣的人就是蟑螂!”

    金烏衛、白蟒衛以及海瀾世界除了豢龍門外六大天宗的宗主、長老,都有元嬰修為實力強大,也都露出鄙夷之色,如看傻子般。

    “你的廢話太多了!”

    鬼狼被觸動了痛腳,煩躁無比,殺意如狂,刺空刀再次刺殺而來,一刀驚世界,法則澎湃,大道轟鳴,那種化神的威勢,完全徹底地激發出來了。

    轟!

    大道轟鳴與他的動作公共振,整個洞天仿佛要一片片崩碎了,肉眼可見的空間威壓,如波浪般朝著姜天橫推席卷而去。

    姜天直接被震得倒飛出數十公里,撞壞一座座山峰,最后,身體陷入一座山體之中,再次消失不見。

    這一刻,敖嬌、齊立綺他們,都承受不住了,雖然不情愿,但還是被踏空和冥河他們強行拉出洞天。

    連吳書劍都不敢多呆,拉著邀月仙子就跑。

    這洞天即將崩碎了,諸多陣法可能也要極致爆發了,到時候,哪怕是元嬰都扛不住,會被撕扯成齏粉。

    當姜天就好像沒有感覺般,再次騰空而起,甚至還沐浴著雷劫海洋,朝著鬼狼殺去,仿佛在找死般。

    轟隆!

    這時候,整個洞天開始崩壞了,一座座陣法和禁制,出自上古圣賢之手,蘊含極限威能,轟然炸裂開來。

    天空中,騰起一朵朵巨大的蘑菇云,每次爆炸,那可怕的沖擊波,媲美十枚核爆,殺傷力很驚人,恐怖的能量在彼此激蕩和摩擦。

    這樣的爆炸,對鬼狼來說,根本無所謂。

    他就好像鬼魅般,飄忽不定,時隱時現,如穿花蝴蝶般在蘑菇云之中穿梭,沒有受到一點傷害,同時,一刀刀割裂虛空,刺向姜天,沒有絲毫留情。

    而姜天。

    不時被雷劫打得一個踉蹌或僵直,或者被崩壞爆炸的陣法轟得如破布娃娃般在空中飄蕩,此時,刺空刀一定得勢不饒人,立刻刺來,將他身軀都洞穿。若不是他朱雀神體的修復能力也不錯,恐怕早已隕落。

    但哪怕此刻,他依舊被鬼狼死死壓制。

    “姜太初死定了!”

    數十萬公里之外,依靠神識或者法器觀測這一戰諸多海瀾世界的天宗長老以及白蟒、金烏、暗鴉三衛的高手們,都不由露出得意笑容。

    “這根本沒有什么疑問。鬼狼再加上真正的道器刺空刀,就是長生榜的成傲君或者洛長生在此,就是一位真正的化神大能在此,也要飲恨!”

    有暗鴉衛的高手,與有榮焉。

    “雄獅搏兔尚盡全力,不可大意。這姜太初似乎也有破開空間之術,小心他逃跑了!諸位道友散開,圍攏古妖深淵!”

    白蟒衛無歡謹慎提醒。

    但這只是作戰的習慣,他臉上依舊輕松,顯然認為斬殺姜天根本沒絲毫問題,大局已定,沒什么能夠扭轉。

    此時,姜天似乎顯得非常凄慘,道器的威力實在太恐怖了。哪怕是下品道器,也猶如一位化神大能出手。

    在他沒有達到元嬰實力前,事實上,的確有點吃力。

    他猶如風中枯葉般,一次次被凄慘擊飛,猶如滔天大浪中的一葉扁舟般,跌宕起伏,無法掌控自己的軌跡,幾乎被狂風暴雨撕扯得崩碎!

    不過,這一切,也都在姜天的謀劃之中。

    朱雀神體在度雷劫,此時,他想反殺鬼狼并不容易。

    不如,因勢利導!

    他此時把鬼狼的破空刀攻擊也當成一重劫難,用來洗練神體,淬煉金丹,強韌神魂。

    這樣,朱雀神體就會更快的,真正的進入超脫,無缺無漏,完美到極點。

    “三刀之內,取你性命!”

    鬼狼冷哼,一刀刺出。

    這一刀,悍然將姜天擊飛出金烏古皇的洞天小世界,落在古妖深淵之中。

    他黑色的斗篷迎風飄蕩,提刀在手,逼近過來,慘白的臉上寫滿殺機與森寒,如一只來自地獄的烏鴉,給人以不詳的氣息。
幸运飞艇死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