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美漫世界當宅男 > 第三百二十七章 雛田被蛇咬......

第三百二十七章 雛田被蛇咬......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半日之后,夜色已深~

    “怎么還不來……”

    看著大半公里之外,此時正靠在樹下烤魚吃的仨人,梁月撓了撓自己的頭皮,心里也不禁生起了幾分疑慮。

    “照理說大蛇丸現在應該已經出現才對,按照原劇情里的安排,那家伙似乎在第一天就該跑出來了。”

    “難不成,是我打草驚蛇了?”

    “……倒是有這種可能,我這一路上跟在佐助他們后邊,雖然只是暗地里的跟蹤,但難保不會被對方所察覺。”

    “而且,按照大蛇丸的手段,這方圓一公里之內,就算人不在,但保不齊他還有其它更為詭異的觀察手段。”

    想到這里,梁月忽而將眼皮子一睜,同時運起體內靈力,加大了對于自身白眼的輸出負荷。

    下一刻,在洶涌的靈力供應之下,白眼完全體頓時展現。

    一抹翠亮的光輝附著在了梁月的眼球上,其中有絲絲晶瑩的光亮在醞釀與閃動。

    三百六十度的特殊的球型視線領域,也忽而從弱于若無,加大到了有若實質!

    深夜的死亡森林里,幽暗的光線環境并沒有給梁月造成任何困擾,樹葉,枝干,甚至連泥土都在這他的視線之下,變得通透了起來。

    頃刻間,方圓一公里之內,無論是各方參賽忍者,還是各種飛禽走獸,蛇蟲鼠蟻,頓時紛紛被他收入眼底。

    很快,梁月就在其中發現了些不妥之處。

    “這片地界兒里,蛇好像多了一點啊,唉~”

    搞清楚事情的原委之后,梁月頓時瞇了瞇眼,心中暗嘆棋差一招的同時,袖手一翻,一把商店里買來的繡花針,便頓時出現在了掌中。

    輕輕往身下一拋,這幾十根普普通通的縫衣針,便立時消失在了黑暗里。

    悄然間,化作了一根根靈動之物,如游魚一般,不住地流轉盤旋,游動于梁月的周邊地帶。

    時而迅疾如風,時而纏綿如絲,在這黑夜中化身為了犀利的死神。

    在神念的操控下,靈活而無序的穿插在密林與黑暗之中。

    “嘶!”“吱~!”“哈~~”……

    很快,成片的慘叫和嘶鳴聲開始在這林中響起。

    草叢中,樹冠里,枝杈間~

    一條條潛伏在陰暗處的蛇類,正在發出臨死前的哀嚎與悲鳴。

    一根根不起眼的繡花針,此刻狠狠地扎進了它們的頭腦之中,自眼球而入,沒有一絲的征兆,更沒有一絲的能量反應與熱力傳導。

    而在破壞了這些蛇類的大腦之后,這成片的繡花針立刻如有靈性一般,從進來處緩緩退后,進而再次飛起。

    帶著幾分血腥氣,繼續飛快地穿插于黑夜之中。

    僅僅一兩分鐘的功夫,方圓數百米之內的蛇類便就這樣被梁月所捕殺。

    控物術加繡花針~

    一個是修真體系中的最基礎的術法,一個則是平民百姓家里必備的縫衣穿線之物,加在一起自然也沒有多大的威力。

    更是比不上正統修真者,那以經過體內靈力溫養,神識培育,心靈相通之后的飛劍和法寶。

    但用來清一清這些野獸,卻是綽綽有余的。

    “可惜,要是能跟韓小魔一樣,還沒出山的時候就得到一件符寶之類的利器就好了,用控物術來操控這些繡花針,威力上還不如直接拿手扔。”

    ……

    很快,一轉眼,三天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大蛇丸失蹤了……

    盡管這一路上對方的蛇子蛇孫都已經被梁月給斬殺殆盡,但這位曾經的木葉三忍之一,自始至終卻并沒有露過面。

    就好像是,自己此前在死亡森林的門口處,所看到的那人是幻覺一樣。

    這對于梁月來說,絕對算不上個什么好消息。

    因為,失控的劇情就意味著局勢的發展,已經超出了自己的掌控。

    其中一旦有了變數,他也就不再對任務占有先機。

    不過,這一路走來,梁月倒也不是全無收獲。

    至少,佐助并沒有像原劇情里那樣,被種下咒印。

    當然,這一變化本身也不見得就是個好事情,因為這也是個失控的劇情……

    另外的收獲就是,梁月升級了~

    在經過一輪蛇類專殺之行后,那被他所施加在身上的《風幻龍》模板,此時也終于完成了開張。

    打怪所獲得的經驗積累到了頂端,再由火龍果進行催發,最終從原本的零級,升到了現在的一級。

    值得一提的是,《饑荒》模式下的風幻龍模板,必須用同出于饑荒世界中的火龍果,才能夠達到催發升級的效果。

    也幸虧,這些東西在他的據點世界里早已有所種植,倉庫里更是存下了好大的一堆~

    在升級之后的梁月,所得到的獎勵與據點世界里的娜娜,小母鷹瑞秋基本一致。

    都是十個自由屬性點,以及從百分之五的攻擊,防御,元素抗性,血量加成中,任選一樣的獎勵。

    另外,在升級之后的梁月,感覺自己的身體似乎變得更加強壯了一些。

    然而,這種強壯并沒有體現在具體的數值之上,反正他沒有從自己的個人信息面板中,看到任何的差異。

    但它卻又是確確實實存在的。

    這種情況的出現,梁月在經過一番思考之后,得出了兩個推測。

    其一,可能是現在的系統面板還不夠詳盡,除了那些表面的數值之外,給不出更深層次的東西。

    第二個猜測則就是,風幻龍的血脈之力,可能對自己形成了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作用。

    那十個自由屬性點,被梁月毫不猶豫地加在了精力上。

    而那百分之五的屬性加成,則被他選擇在了攻擊力。

    前者的精力點數,雖然看似杯水車薪,但積少成多之下,對他的控物術,毛發操控異能,精神力的細致掌控,甚至是學習各種功法的速度,都能造成不小的影響。

    而另外那百分之五的攻擊力,屬于被動加持傷害。

    總之,不要慫,就是干!

    ……

    踏進中央高塔之后,梁月第一時間環顧四周,但在視線之內那明顯少了許多的參賽選手,以及帶隊老師中,卻依舊沒有發現大蛇丸的身影。

    甚至于,就連他之前所偽裝的那個音忍,此時也已經消失不見了。

    看樣子,大蛇丸這下是徹底躲了起來……

    “不會是被我嚇跑了吧?”

    梁月此時慢悠悠邁步走近室內,面色平靜,心里則有些不靠譜的想到。

    “春秋~你怎么才來啊!在這邊!”

    正在此時,鳴人的聲音忽而從前邊傳來,抬眼一看,這小黃毛此時正在對著自己招手。

    身邊還站著佐助,小櫻,以及夕日紅小組的蟲,狗二男。

    “春秋也進入死亡森林了嗎?我是說測試的時候。”

    小櫻此時忽然開口問道。

    “嗯,之前發現了一些情況,好像有幾個外村的間諜混進了考場,所以就一直跟在你們的身后。”

    梁月聞言,倒也沒有隱瞞什么。

    將視線環顧四周,人群里到達的考生,倒是與原劇情中的數量剛好吻合。

    其中就包括,音忍的三個剩余者,還有即將棄權的藥師兜。

    “間諜!?抓住了嗎?他們是哪個村子的?”

    鳴人聞言,頓時一臉興奮的大聲嚷嚷道。

    周圍的一眾考生聽了他這話,也紛紛看了過來……

    小黃毛感受著周圍人的注視,也頓時后知后覺的捂住了嘴。

    “對方很狡猾,進入死亡森林之后就沒有再出現過。”

    說完,梁月便再次將目光在四周圍看了看,隨后一臉奇怪的問道。

    “怎么不見雛田呢?”

    “哦~雛田之前在來的路上,一不小心被蛇咬到了,那可是好大的一條蛇呢,突然就跳出來了,而且速度很快,我們都沒有反應過來。

    不過,好像是沒什么危險,現在她正在接受治療呢。”

    狗男聞言此時在一旁解釋道。

    “雛田,被蛇咬了……”

    ……
幸运飞艇死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