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御天 >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吸收血氣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吸收血氣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 】,精彩小說免費閱讀!

    “敢發出一點動靜我就弄死!背缘闪艘谎勰翘煨木车牡茏雍,就開始審問那個地元境的弟子。

    眼見天心境都如面團一般,被楚言肆意揉捏,再加上楚言“窮兇極惡”光環在身,接下來一會兒工夫,這地元境弟子就將該說的不該說的,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都給講了出來。

    簡單來講,這天心境修士和地元境修士,分別叫做王路超和王奇域。

    既然是同姓,再看年齡和修為,也可以猜出來了,兩人來自一個家族。

    更準確一點,天心境的王路超是地元境王奇域的族叔。

    不過如今在天涯宗,兩人就是師兄和師弟的關系。

    就和楚言所猜測的那樣,他們兩個人,的確是抱著“借海眼震動來隨心島惹事”,借機向云霄戰將示好。

    這兩人的出發點,自然是通過來挑釁隨心島這個行為,來表達自己的態度。

    但是他們犯了兩個錯誤。

    一是不該來招惹楚言,楚言脾氣很不好,實力更是不好惹。

    二來則是,他們想要討好的對象,八大戰將之一的云霄戰將,此時已經隕落了。

    第二點楚言自然不會告訴他們。

    而第一點,此時不需要楚言多說,這叔侄兩人也已經有了深刻的認識和感受。

    這兩個人,要是此時在天涯宗屬地外,殺也就殺了。

    畢竟在楚言看來,他們不僅心懷不軌,而且還的確做出了很不好的表率。

    不過現如今,他們是在宗門屬地內做這件事情的。

    背后肯定有不少眼睛在盯著他們。

    要是將他們打殺了,那就正好給那些想要借機生事的人最好的借口。

    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楚言在將這兩人抓來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打算。

    “們在隨心島,為我開坑荒地,時限半年,半年之后們就可以離開了!背哉f道。

    聽聞此言,那地元境的王奇域頓時松了口氣。

    不僅可以保命,還可以不受傷,那真是再幸運不過的事情了,這個結果甚至超出了他的語氣。

    但是王路超明顯就不樂意了。

    再怎么說,自己也是堂堂天心上師。

    這一次來隨心島挑事,技不如人我認栽。

    但是想要我為做苦力,去開墾荒地,那門都沒有!

    要是傳出去了,我上師王路超以后還怎么做人?

    這番話,在王路超心中吶喊了無數遍。

    但是可惜,他丹田氣海和聲音都被楚言封住,此刻不能反抗,更不能發聲,只能一個勁兒瞪眼,瞪得面紅耳赤,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

    “再瞪一下,我殺全家!背孕唇o了對方一記神識攻擊,疼得對方滿地打滾。

    然后楚言又封住了王奇域的丹田氣海,看著畢恭畢敬的對方道“從現在開始,們就給我去宮殿后面的荒地挖水渠。

    半年時間內,每天干活至少十個時辰,不許動用靈氣。

    嗯,們的丹田氣海已經被我封住,有膽子就試著沖一沖!

    楚言目光一掃,冷冽的眼神,驚得王路超和王奇域陣陣心驚。

    他們之前對于楚言曾經所為,都只是聽說。

    王路超甚至覺得傳言有夸張的成分和嫌疑。

    但是今天,他是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秋風掃落葉。

    唯一遺憾的就是,他今天成為了那片落葉。

    被逼著去開墾荒地,心中自然是充滿羞惱和憤怒的。

    但是這個時候,讓王路超再表現出來不滿的情緒,那他是一點都不敢了。

    哪怕是楚言吸走他的儲物袋和儲物指環,他都沒有敢表現出一點反抗的意思。

    不過王路超也有自己的小心思。

    他侄子王奇域的靠山是他。

    而他自己,也是有靠山的。

    天涯宗中最大的弟子組織是紫薇門,這一點沒錯。

    但是并不代表著,除了紫薇門,就沒有其他組織。

    “楚言可以欺辱我,但是等我的靠山來了,看還敢這么囂張跋扈嘛!”王路超心中冷笑,腦海之中,更是幻想出來了楚言前倨后恭,被自己靠山痛斥之后,乖乖給自己賠禮道歉的畫面。

    一想到這里,手中那鋤頭,都似乎沒有那么沉重了。

    甚至于就連身邊和自己一同開墾荒地的木頭傀儡,也變得綽約窈窕了起來。

    王奇域看著自家族叔挖地的時候,竟然還露出了絲絲笑容,不禁打了個寒顫,擔心對方是不是被楚言的神識攻擊,給打壞了腦子。

    楚言這邊,將這叔侄兩人打發走了之后,將他們儲物袋里的東西檢查了一下。

    法寶武器什么的,他自然看不上眼,丹藥之類,也不如曾碧煉制的那些,于是楚言就將這些東西交給林妙然和曾碧處理,而他自己則去閉關,讓她們有事叫自己就行。

    畢竟之前吞噬了那么多兇靈的血魄,想要完全煉化,還是需要一定時間的。

    吩咐完之后,楚言就來到了宮殿深處,獨屬于他的練功房。

    練功房從外到內,密布符紋和陣法。

    要是誰沒有得到楚言的同意,想要靠近,都很困難。

    強行闖入的話,更是可能遭到殺身之禍。

    這倒不是楚言要特意提防誰。

    而是他修煉的時候,血氣沖天,如果不多加防護,攪動風云引起的聲勢,會太過巨大,引來諸多關注。

    這種關注,顯然是楚言不希望見到的。

    此時進了練功房,楚言將斬炎戳在自己面前的地面上,然后盤膝坐下,留出一縷心神在外,以便島上發生什么事情,他可以及時知曉,然后就開始打坐修煉,煉化體內的血氣。

    很快,練功房內就撐起了一層層的防御罩。

    這些防御罩,也是為了防止楚言修煉時候,血魄太過驚人,以至于沖出去而布下的。

    而這些防御陣法,別說是天心境修士了,就算是紫府境修士前來,一兩個時辰,也不可能打爆。

    所以楚言目前的境界實力來看,在這練功房內動靜再大,也不可能引來外界的注意。

    一道道血環,很快就在楚言身體周圍浮現出來。

    血環如潮水一般,緩緩涌動。

    速度雖然緩慢,但是每涌動一下,都給人一種沉重無比,凝實無比,好似汞漿的感覺。

    接下來,一道道血環,接連出現了。

    這些血環,將楚言層層包圍,一眼望去,就好似星云,在有規律地轉動。

    隨著時間的推移,血環之中,開始涌動出一股股兇惡、狠戾、蠻荒、久遠、太古的氣息。

    頓時之間,這練功房內,都好似蒙上了一層青銅的顏色,猶如來自太古洪荒巨獸,要踏破時空的大門,來到這個世界。
幸运飞艇死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