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美女總裁的貼身保鏢 > 第3264章 天尊

第3264章 天尊

 熱門推薦: 手機登錄觀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紅云渾身浴血,適才那股不可一世的氣度,早已蕩然無存,此刻的她眼中只有驚懼。

    

    但即便如此,她卻沒有向松崗開口求饒的意思。天地本來不公,先天圣靈見多了生死,即便是他們也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何況在他們看來,圣靈高人一等,豈能卑躬屈膝,向一個凡人求饒?

    

    契約山之外,無盡火海的火焰突然狂暴了起來,七彩神火相互交應,焚燒天地,仿佛是一座地獄。

    

    “轟隆隆——”

    

    無盡火海的大地突然劇顫,大地開裂,巨石粉碎,天空之上更是電閃雷鳴,空間爆碎,無數觸目驚心的中間裂紋遍布天空。

    

    在“天誅”滅世之威的壓迫下,神天界的天地法則果然也開始紊亂,再這樣下去,神天界恐怕就要崩塌粉碎。

    

    所謂滅世,當真不是說說而已。

    

    葉鵬飛雖然看不見,但也可以想象得出,此刻的神天界內部,恐怕早已經哀鴻遍野,這種修士平民死傷無數。

    

    天空之上,松崗卻絲毫不理會這些,她手舉擎天巨劍,大喝一聲“死!”

    

    七彩巨劍直劈而下,宛如死神手中的鐮刀,所過之處萬物皆滅。

    

    也正是在這時,天上無盡虛空之中,突然裂開一道巨口,一只擎天巨手從那空間裂縫之中伸了出來,后發先至,一把將松剛的巨劍抓在手中。

    

    松崗高舉巨劍,這一劍竟然再也劈不下去。

    

    在場所有人見到這一幕,全都忍不住駭然失色,他們見過“天誅”的可怕,可這只來自虛空的舉手,竟然能將巨劍抓在手中,實在令人震驚。

    

    他們都想不明白想不明白,這只虛空中伸出的巨手究竟來自何方?又是何人所為?

    

    契約山上,紅云見到這一幕,不由得微微舒了口氣,隨后竟然一言不發的跪在地上,向著虛空巨手磕了三個響頭,恭恭敬敬的喊了一聲“拜見天尊!”

    

    另一邊,葉云蒼則臉色蒼白,他再次焦急的朝葉鵬飛喊道“快走!”

    

    隨后沒等葉鵬飛說話,契約山上的葉云蒼分神,以及洛霞身邊的葉云蒼分神雙雙化作兩團黑氣,一起聚集到葉鵬飛身邊的那個葉云蒼分神上。

    

    三條分神合一,葉云蒼修為登時大漲,渾身充斥著狂暴的氣息,他身子一蹬,突然站了起來,隨著他一步踏出之間,葉鵬飛、洛霞以及如霜三人只覺周身空間變換不定,僅僅只是片刻之間,他們離開契約山,似乎已經穿越了無數時空,不知道到了哪里。

    

    葉云蒼現在在躲避著某位可怕人物。

    

    然而雖然空間在不斷變換,可葉云蒼似乎還感覺不安全,并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離開契約山之后,葉鵬飛三人已經可以站起身來,他連忙向父親問道“剛才那只巨手,是誰……”

    

    葉云蒼沒有回答他的話,臉色越來越難看。

    

    突然,天空上傳來一聲充滿嘲弄的冷笑“昊天兄,不要費勁了,你走不掉的!

    

    這人聲音渾厚好似洪鐘,可說話之時卻帶著一股傲慢。

    

    也就是在這人說話之時,葉云蒼張口噴出一道金血,跌坐在地,而周身不斷變換的空間,也這時停了下來。

    

    葉鵬飛轉頭看去,竟發現自己還在契約山之上。

    

    無盡歷史長河之中,不知是過去的幾萬年,還是未來的幾萬年,一名身穿八卦道袍,頭頂蓮花玉冠,腳踩七彩祥云的老道微微睜開眼睛。

    

    他的眼神深邃如天空,無盡星辰在他眼中斗轉星移,不斷變化著,似能看穿過去未來數萬年歷史,此刻的他長身傲立于九天之上,微笑俯視著漫天歷史長河。

    

    他緩緩伸出右手,動作優雅而寫意,在虛空中微微一抓,契約山上松崗手中的七彩擎天巨劍立刻爆碎,化作點點星辰,飄散一空。

    

    兩座鐵匣子從天空中墜落而下,與之一起的還有松崗本人。

    

    葉鵬飛見狀,顧不得在天空之上環伺著自己的那無名強者,身子騰空而起,一把將松崗接在手中,至于那兩座墨家的傳世之寶,他則沒有心思去理會。

    

    松崗的身體入手,葉鵬飛立即察覺到她身上氣機全失,已然死去,只剩下尸體而已。

    

    一股不可名狀的悲愴,有如一塊巨石般,深深的壓在葉鵬飛心頭,他落回如霜身旁,渾身不由不由自主的微微發顫,淚水直沖眼眶。

    

    如霜緩緩走過來,她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看著妹妹的尸體,一言不發。

    

    劇烈的悲傷情緒,使得葉鵬飛突然干嘔了起來,眼中淚水,鼻中鼻涕,口中唾沫控制不住的流了出來。

    

    他幾乎無法控制自己,只是抱著松崗逐漸冰冷下來的尸體泣不成聲,老媽洛霞也不禁被兒子的情緒所感染,忍不住潸然淚下。

    

    葉云蒼抬頭望著虛空,突然長嘆一聲,搖頭道“這又是何苦呢?”

    

    “你們兩人的存在,對于我們是一種威脅。天命不可違,天道即是天道,豈能任由你們破壞?昊天兄,你認命吧!睙o盡歷史長河中,那名老道悠悠嘆道。

    

    他僅是說話便帶著一股天道之威,在場眾人除了葉鵬飛等幾人之外,聞之無故欽服,紛紛跪倒在地,亦包括剛成為天選之子的琴蘿。

    

    葉云蒼突然冷笑一聲,指著天空喝罵道“你口口聲聲說天道,難道你就是天?你就是道?當年你師弟可不就是被你,以一句‘天道’為由,死死害死的!”

    

    “那是他咎由自取,自古逆天違命者不得好死,我只是替天行道而已,何況動手的也不只是我一個!蹦敲系勒裾裼性~道。

    

    葉云蒼再次嗤笑一聲,顯然對他的話極為不屑。

    

    “所以,今天你是不會放過我們了?”葉云蒼沉聲問道。

    

    那名老道嘆了一口氣,道“我尊師棋差一招,并未想到有一天你們竟然會逆天而行,為了守護天道和平,我只能替尊師清理門戶!

    

    “只怕你們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們自己!

    

    葉云蒼聞言雙眼通紅,罵道“好一個替天行道,好不冠冕堂皇,老子就算是死,也絕不會讓你們奸計得逞!”
幸运飞艇死公式